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學校課程>經濟學課程

關于囚徒困境的思考

2015-11-10閱讀次數:90文章作者:高一(2) 榮喜嘉文章來源:遇芳

        在今天的經濟課上,我們做了一個游戲,名字是“囚徒困境”。游戲規則是:假設兩名犯人合作犯下一樁案件,在警察審訊他們時他們互相不能交流,且只能做出坦白或抵賴兩種行動。每兩個組之間進行游戲,兩個組分別擔任一個犯人,代表他們做出選擇。如果兩個組都選擇抵賴,分別扣除10分;如果兩個組都選擇坦白,分別加10分;若一個組選擇坦白,另一組選擇抵賴,則坦白的組加30分,抵賴的組扣30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游戲的規則非常簡單,行動也只有簡單的兩種,但卻是非常難以選擇的。我們小組非常幸運,參與了三場游戲,一場扣了10分,其他兩場均為+30分。在做出選擇時我都沒能參與,一直在思考整個游戲的規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,如果每兩個組是捆綁記分的,大概所有組都會選擇抵賴。但畢竟我們的游戲以獲勝為目的,那么情況就會有所不同。若只是我們兩個組的博弈,我會一直選擇坦白:因為如果對方也是坦白,大家就會平局;如果對方抵賴,就會是我方+30分對方-30分的局面——無論怎樣都不虧。但我們是全班六個組一起進行比賽,即使兩個組的分數一樣,還是可能在整個游戲中落后。在抵賴和坦白都可能加分的情況下,游戲結果的變數很大。因此在前期,除了揣測對方的想法以外,其實加分的可能是隨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后期,兩個組之間可以討論了,情況又有些不同。所有的組肯定都在討論時商量好一起抵賴,但事實是,起先一輪所有組都抵賴了,但下一輪就有組背叛了隊友,選擇了坦白。這個事情我覺得不是猜不到,但是很難決定到底是遵守約定還是選擇坦白。畢竟如果只是按照約定來,那么就可能會成為為對方組加分的墊腳石。所以從這里開始,游戲也開始考驗起了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從這兩階段的游戲中我體會到,比起確定的好處(同時抵賴會固定加分),人們可能更偏向于嘗試未知的更大的誘惑(己方坦白對方抵賴會有60分的分差)。在和別人博弈時,揣測心里也很重要。另外,共同獲益建立在信任之上,但這種信任在利益面前有時也很脆弱(背叛約定有更大的收益)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想過,如果全班是一個整體,以求共同受益,那么大家都會選抵賴;可在追求名次的情況下,踩著別人往上爬是必然的。原題想說明的是:為什么在合作對雙方都有利時,保持合作也是困難的。囚徒困境是博弈論的非零和博弈中具代表性的例子,反映個人最佳選擇并非團體最佳選擇。但我覺得我們在課上的游戲和原來的版本其實不是很一樣。因為在原題中,選擇是一次性的,沒有揣測人心的機會。而且在我們的游戲中,小組之間是對手,但原題中兩個犯人有求共同受益的傾向,他們不存在競爭的條件,他們會在共同受益和自己受益中掙扎,而我們只是求自己分數更高,所以他們做出的選擇的理由和我們也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無論怎樣,這種通過理論模型說明道理的方法使我受益匪淺,向我展示了一種新的理解知識的方法。希望在以也能更多更多的在學習中運用這種方法。 

 

6080yy亚洲久久无码_******在线播_国产a国产片在线播放